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一卷 > 第八十章赌局

第一卷 - 第八十章赌局

所属目录:第一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0

    将近两年的时间,严希都在调查一件事。有人利用风行的业务贩,毒,洗黑,钱。

    最初,她之所以会发现这件事,只是想找出袭击她的人,没想到竟然会扯出这么大一个黑幕。布莱尔亲自前往哥伦比亚,用一年时间终于证实这件事,也拿到完整的罪证……是时候将违反规则的人踢出游戏了。

    严希做好万全准备,然而,出乎意料的,对方比她行动更。每月例行的会议上,警察强行闯入。

    “严希小姐,我是fbi罪案调查员。”警官出席证件。“你被指控与一宗贩毒案件有关,这是逮捕令。”

    严希看了一眼那张逮捕令,而后,向会议室的首席位置瞥去。“逮捕我,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你与哥伦比亚毒,枭会面的视频。”警官出示一张照片,是那名毒,枭的近照。

    严希看着照片上的人,眸光微闪。“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说的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视频里面的人的确是你。”

    严希慢慢抬起头,淡淡的说:“我怎么知道不是你们搞错了,又或者,视频是通过剪辑伪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严希小姐。”警官的态度变了,看起来是被触怒了。“我希望你能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警官,你清楚我的身份吗?你要求为一件或许实际与我无关的案件把我带走,这将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,责任你承担得起吗?”

    警官面容紧绷,片刻,请身后的同事回去把罪证带来。

    会议室陷入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严希无视众人诡异的眼光,泰然自若的静坐,不见一丝一毫紧张。

    会议被迫终止,严冽不动,谁也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严冽倚靠在座椅里面,饶有兴致的凝视严希,等待一个有趣的结果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警官带着证据回来。

    克雷德将视频播放出来,图像投映在幕布上,先是出现一辆白色的帕加尼跑车,然后是清晰可见的车牌号码。严希从车上下来,走到马路对面。在路口转角的地方,站着一个戴墨镜的男人,虽然面目看不清楚,但是外形与毒,枭的照片无异。

    严希回忆起那天发生的事,戴墨镜的男人向她问路,他们简单交谈了几句,然后,他递给她一张名片。

    视频的角度非常值得推敲,像是知道她会出现在那里,故意将镜头对准她的车牌。

    “严希小姐,我们检测过,这段视频没有经过任何剪辑处理,你的车,车牌号码,以及你本人,足以证明我们没有弄错。”

    严希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证据确凿。”严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“你要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蓄意污陷,她要怎么解释?严希抬眸,远远的看着严冽招人恨的轻蔑笑容,瞬间,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“严希小姐,请你——唔!”警官的话没有说完,便被严希一拳捣中腹部,痛苦的弯下腰。

    后面的警官掏出枪,可没等发出警告,严希便迅猛的绕至他背后,一记手刀将他打趴。

    事出突然,其他人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严希单手支撑桌面,跳了过去,直逼严冽而去。克雷德挺身挡在前面,严希扭住他的手腕,反手将他撂倒,紧接着跳上桌子,摸出腿上藏的短刀,架在严冽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迅速的行动,一气呵成,只有短短数秒,的让人来不及眨眼。

    “起来。”严希的语气柔柔的,不带一丝的情绪。

    严冽倒是十分配合。

    严希挟持严冽,慢慢向门口移动。警官们拿枪指着她,但因怕伤到严冽,所以不敢开枪。

    他们进了电梯,严希按下停车场的楼层,短刀仍然抵在严冽脖子上。严冽出奇的安静,两人的目光没有任何交流。

    到了停车场,严冽把他推进车里,锁上门,绕到另一边上车。她刚系好安全带,警官们就从安全通道冲出来。

    严希发动汽车,从容的驾车绕过他们,离开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“正确的判断。”严冽悠哉的侧倚车门,笑吟吟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严希目视前方,专心开着车,没有搭理他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严希的手机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?”是严旭东。

    严希向路边瞥了一眼,报出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到这个地方去,暂时呆在那儿,剩下的事我会处理。”严旭东一顿,问:“严冽在你身边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严希来到城郊一座废弃的别墅。她把车停在树林里,砍了一些树枝把车盖住。然后押着严冽进去。

    别墅久无人住,里面一股难闻的霉味。脚踩在地板上面,引起一阵吱呀的声音。严希试着打开灯,可是没有反应,应该是断电很久了。

    他们上了二楼,走进一间可以观察四周动静的房间。严希找了一些绳子把严冽绑起来,为防他有机会逃脱,严希把他的上衣全脱掉了,只给他留了一条裤子。

    “好恶劣的趣味。”严冽极有闲情的调侃。“接下来是不是要准备蜡烛和皮鞭?”

    严希在绳子末端打上一个死结,确实绑严实了才离开,去柜子里找蜡烛。

    “很难想象你穿上束身胸衣,踩着细根皮靴的样子。”严冽轻笑。“不过要是你来扮女王,我很乐意成为你的奴仆。”

    严希没有找到蜡烛,她从隔壁的杂物间找到了些食用油,用铁盒子做了一个简易的油灯。

    “小猫,你变的没有情趣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里没有其他人,我们玩点有趣的事,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男人的恐惧和性,欲成正比。”

    严希看了看他。她可不认为他的样子可以称之为“恐惧”,而且,他根本就没有恐惧这种情绪吧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打算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应该没有惹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一个被你挟持的无辜受害者,你不觉得应该适当安慰我一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猫。”

    枪械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严希漠然的举枪指着他,眼神明明白白写着“再敢多说一句,她就开枪”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会开……”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严冽话还没说完,枪子儿就已擦过他耳边。虽然没有打中他,但是子弹带起的气流却擦的脸颊火辣的疼。

    好凌厉的枪法。

    严冽面不改变,依旧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的小猫啊,令他叹为观止……
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