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一卷 > 第七十四章诬蔑

第一卷 - 第七十四章诬蔑

所属目录:第一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0

    严希与布莱尔时常联络,两个人也就常常见面。为了不惹人起疑,布莱尔用追求做掩饰,常约严希单独吃饭。

    这天,严冽和秘书克雷德从一个酒会回来,经过一家餐厅,遇上了红灯,汽车停下来。

    严冽向窗外望去,这一望,便望见了严希,她在餐厅里面和对面的男人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克雷德发现他停驻的目光,顺着看过去,奇怪的说:“那不是布莱尔和严小姐嘛……”

    严冽的眼神瞬间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克雷德没有注意到他细微的变化,笑着说:“我说最近公司里怎么到处都在传流言,说布莱尔猛烈追求严小姐,原来是因为——”

    “开车。”严冽漠漠的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先生,现在还是红灯……”

    “开车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克雷德讶异严冽突来的怒气,但很就联想到了原因。总裁是因为严小姐和布莱尔在一起……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周六,布莱尔打电话给严希,他查到一些奇怪的账目,觉得她可能会有兴趣。严希和他约好在一家咖啡厅见面,然后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严希出门的时候,刚好被严冽看到。

    严冽拨通克雷德的电话,要他跟着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这几笔账目是3087号合同产生的收支明细,但是我查过,合同档案里面没有这个编号。很有可能是伪造合同,通过风行洗干净一笔来历不明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查出是谁做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上个月负责这笔账目的人已经辞职了,这件事应该是他一个人操作的,线索断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收款账户呢?”

    “正在查,这个比较麻烦,过两天才会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止这一笔……”严希思索着,有必要查一下往前的账目,线索搜集的越多,越有希望接触真相。“你能拿到财务部门的账目吗?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布莱尔兴奋的笑笑。“我就知道你会要,已经准备好了。不过数据太大,不方便带出来……要不要现在到我家去看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严希到布莱尔居住的公寓,两个人分工,分头查找可疑的账目。

    忙到中午,布莱尔叫了外卖,他们吃过饭后继续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,两个人再一次清醒是第二天的早上,而且赤身裸,体睡在同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严希醒的早,发现身上的衣服不见,而且身边躺着一个同样赤,裸的男人后,空白的记忆刹时被推断填补完整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布莱尔翻身,压着被子,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。“严希小姐……唔……”当他看到严希只有被单裹着身子时,突然就清醒了。

    布莱尔飞坐起来,兴奋的说:“看来,我们被人算计了!”

    被算计是值得高兴的事吗?严希无奈的看着他,不能理解他的思维模式。现在她担心的是被算计的后果。

    一张香艳的男女床照刊登在纽约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——风行集团董事长的干女儿严希夜宿男人的公寓。

    不久前,严旭东刚刚宣布严希拥有严家继承权,现在爆出这样不堪入目的照片,很难不引起媒体的轰动。

    严希看到报纸是在午休的餐厅。

    她刚进餐厅就注意到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她,目光虽然大都躲躲闪闪,但其中的恶意却是尖锐的。

    收银小姐在找她零钱时,善意的把零钱放在报纸上面,于是,严希看到了那张以她为主角的照片。

    果然,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下午的月会,严冽进入会议室说的第一句话就是。“你们看过今天的报纸了吗?”

    会议室鸦雀无声,因为他们都猜测不到总裁的用意。

    严冽把报纸放到桌上,找到严希,似笑非笑的慢声说:“集团虽然不会过问你们的私生活,但是我希望某些人可以适当收敛一下,顾及一下自己的身份。不要做出使风行蒙羞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会议里在座的人全部都看向严希,眼神里面全是嘲讽。

    冗长的会议进行了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对于会议的内容,严希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,从严冽说出那句话之后,她就像被人扒光了衣服裸露在众目睽睽之下,只剩下难堪与羞辱。

    她不在意别人的眼光,但是她在意他的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会议结束,严希第一个离开会议室追上严冽,在电梯关闭前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电梯关闭,慢慢向上上升。

    严冽好整以暇的淡凝着她,带着趣意的眼神,却写着清楚的冷漠。

    “我有事想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严希看了看他后面的克雷德,尴尬的轻声说:“照片……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指的是,照片是伪造,还是照片里的人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冽哼笑。“小猫,想要说服我,起码要拿出能够令我信服的证据,你该不会以为单凭你一句话,我就会相信?”

    “我和布莱尔是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解释你们睡在一张床上的事?而且,”严冽故意停顿,讪笑。“从照片上看,你好像连内裤都没有穿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电梯停住,叮咚一声,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我对你的事没兴趣,不要浪费我的时间。”严冽冷淡的扔下这句话,走出电梯。

    严希难过的看着他的背影,心拧成一团。

    有句话,一点也不夸张——严希是依靠严冽的关爱在活。就像追逐太阳的向日葵,一旦失去阳光,就会枯萎。

    她可以学会成熟,可以学会坚强,但她不能失去支撑她前进的动力。她曾想过有朝一日离开严冽的生活,只是想象,心脏就像被生生扯出胸口,撕裂血肉的痛楚。

    如果严冽的眼中不再有她,那么她活着、她做再多事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她的存在意义,仅仅取决于他是否需要。

    下班后,严希没去学校,直接回了家。

    严旭东在客厅等着她,面目严肃。桌上放着几份报纸,严希看到之后就知道是什么事了。但是现在,她提不起力气去应对他的怒气。

    严希走到严旭东跟前,轻声道歉。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严旭东抬头看她,很久,才说:“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严希意外他会向她确认,怔了一会儿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。”严旭东松了一口气的样子,神色缓和。“袭击不起作用就动起这种歪脑筋,真是一帮畜生!”

    严希沉默不语。
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