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二卷 > 第三百二十九章:羞辱,折磨(35)

第二卷 - 第三百二十九章:羞辱,折磨(35)

所属目录:第二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1

 想到这些,会感到心痛。虽然无奈,却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
    不管真相如何,不管他是否相信,他们不会在一起了,不可能在一起了……伤害她的他,被伤害的她,没办法再相爱。
 
    他们之间的美好,全都坏掉了,破裂,粉碎,一粒尘埃都不剩。或许,还有一丁点的爱存在,但是仅凭那一丁点的爱,如何去修补?
 
    何况,她的病治不治的好都是未知。
 
    何薇在码头的长椅坐着,望着灯火璀璨的港湾。
 
    她清楚,她此刻做出的决定不是冷静。因为看不到未来的光明,所以干脆放弃的彻底。这是她的任性,也未尝不是无奈。
 
    如果有人爱她,如果他爱她,那么一切都会不同……只要他出现,来到她身边,给她一个拥抱,任何事,她能够勇敢面对。
 
    一辆车停在寂静的码头。
 
    何薇望向远处的目光微微一闪,闪过一丝动容,却不存在希冀,只有深深的悲伤。
 
    叶海停在她身后,没有走上前,探视她的表情。
 
    也许因为没有必要,也许,他也在回避。
 
    “你和吴恩俊见面谈了什么。”
 
    他派人跟着她,掌握她的行踪,知道她的每一个动向……他不问她去医院做什么。
 
    所以,还是不关心,不在乎。
 
    “没什么。”
 
    “你们聊了那么久,难道是在谈天气?”叶海的语气明显不耐烦。
 
    何薇转过头,淡淡的看着他。“你担心什么?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凭我们现在的关系,我还能威胁到你么?”何薇眼中闪动清莹的水光。她盼到了他,盼到他来到她身边,但是没有拥抱,只有质问,或许,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提防,开始戒备……
 
    她还有必要怀抱希望吗?期待他的感情?
 
    他对她,还有感情吗。
 
    叶海刻意忽略她眼中的哀痛,生硬的问:“他对你说了什么。”
 
    何薇失望的收回目光,静静的望着远海水天相接的地方。
 
    “我在问你话!”
 
    她不想回答。
 
    叶海等了一会儿,失去耐性,上前一把揪起她……而后一愣。她的体温微烫,好像在发烧,手指却冰凉,感觉不到温度。
 
    她一早去了医院……是因为生病?上次的病拖到现在还没有好吗?叶海不自觉放开了她,看着她的眼神多了一抹复杂。
 
    “吴恩俊想要我帮他对付你,我想我做不到了,你说是不是?”何薇轻轻淡淡的反问,直视着她,眼眸清亮的近乎透明。
 
    叶海没有说话。
 
    “如果我还有这个机会就好了。”何薇自嘲似的轻扯唇,从他身边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叶海转过身,望着她离去的背影。
 
    不知道为什么,他有种感觉,她不会回来了。
 
    贝贝打电话给她,告诉她,他们顺利通过初选,接下来会进入录制淘汰阶段。何薇和他们碰面,商量比赛准备的曲目。
 
    “何薇,你的脸色不太好,是不是生病了?”
 
    “大概是没睡好吧。”何薇不在意的敷衍过去。
 
    长毛看了看她,问:“该不是在担心比赛暴露身份的事?”
 
    “不是。”
 
    长毛还想再问,被大叔以眼神制止。
 
    第一天去录影棚,他们抽到了十三号,不算吉利的数字。由于号码比较靠前,他们出场较早,录影棚里不少人认出了何薇,也惊讶她就是AQUARIUS的主唱,他们一直以为AQUARIUS的主唱是外国人。
 
    这个消息很快在圈子里传开,在录影播出之前,媒体便大肆报导起这条新闻,当真应了他们当初的设想,他们还没有正式进入比赛,便已经家喻户晓。
 
    或许是为了增加节目的看点和新闻,他们很容易通过了淘汰赛,进入PK赛。在其他选手的节目播出完毕后,将会以直播形式进行。
 
    比较意外的是,他们所属的经纪公司在他们成为娱乐新闻的焦点之后仍旧没有动作,一般来说,经纪公司会借机炒作自家的艺人,但公司这一反常的表现,恰恰应证了他们的猜测。
 
    签约是个陷阱。
 
    接下来的事,就如他们之前商定的那样,目前只想比赛,其他事全都抛到脑后。赢了比赛就翻身,输掉……输掉再想办法。
 
    何薇羡慕他们有如此良好的心态,每天和他们一起唱歌,是她这段日子最开心的事。
 
    直播前的几天,他们正在排演,何薇没有预警的昏倒。虽然她当时很快便醒来,但其他人还是因为担心她,把她送到了医院。
 
    检查的结果自然只有何薇一个人知道。
 
    “何小姐,最新的检查结果显示,你子宫中的肿瘤正在逐步扩大。肿瘤吸食掉你体力大量血液,致使你产生贫血症状,所以才会晕倒……住院治疗不能再拖延了,照目前的病情发展下去,你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 
    她不能住院,她还有重要的事要做。
 
    何薇用贫血的理由搪塞过去,回家休息。
 
    医生的话,让她第一次有了命在旦夕的真实感……她真的会死吗?死亡,听起来很可怕,但是却因为不曾经历过,没有办法真实体会到那是怎样的感觉。
 
    她不是很清楚,感觉,就像一句玩笑。
 
    何薇躺在床上,设想自己死亡之后的事情,由于想象力匮乏,所能想到的东西少之又少。
 
    她没有亲人,所以,不会有人伤心。关心她的朋友或许会难过,但终究是与自身没有太多牵连的人,悲伤很快会过去,她的死亡对他们不会产生影响……而那个唯一与她联系至深的人,他大概也不会难过吧。
 
    虽然有想过,她死掉,他会后悔,但应该不会发生那种事吧。依他的脾气,不可能为什么事后悔,做了就是做了,连一句道歉的话都不会有……
 
    想来想去,她发现自己的人生真是贫乏的可以,没有尚未完成的遗愿,没有需要托付的挂念,她甚至,连一个像样的愿望都许不出来。
 
    生平唯一许过的愿,大概就是那次叶海带她去曼谷的时候……她不信神,却对着一尊佛像虔诚许愿,期望他平平安安,不要出意外。
 
    那是她唯一的愿望。
 
    至今。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