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二卷 > 第三百一十四章:羞辱,折磨(20)

第二卷 - 第三百一十四章:羞辱,折磨(20)

所属目录:第二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0

 他们好像掉入了一个骗局,但是这个骗局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……他们怎么也想不通,假如他们是受骗,有哪个骗子会用一千七百万做诱他们上当的代价?怎么想,也是他们占了便宜。但要是没有受骗,签约之前说好的事没有一件兑现,他们将有五年时间受制合约,不能接商业演出,等于是被断了生路。

 
    像是,有人在恶整他们。
 
    何薇能想到的人就只是蒋容,但蒋容并不知道她的身份。但除她之外,她没有再得罪其他人。其他人和圈内也没有过节,至少,没有跟这么有钱的人有过节。
 
    想来想去,仍旧一无所获。除了和高层继续沟通,也没有其他的办法。
 
    这阵子,何薇为了这件事没有睡好,她和DT每天都去公司,追着总监的行踪到处跑,但是一直没能跟他见上面。大叔和长毛也在到处打听,只是仍旧没有进展。
 
    “我看,这件事也急不得。”DT说:“事情既然已经这样,原因也不必打听了,公司这边我们轮流盯着,有消息再通知大家。何薇,你这几天就在家休息吧,我看你脸色不好,别因为这种事再累病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没事。”
 
    “听我们的,回去休息吧。”
 
    “是啊,我们四个大男人呢,不能什么事都***心。”
 
    何薇勉强的笑笑,点头答应。
 
    最近一直在外面跑,没有在家吃过饭,难得清闲下来,何薇去市场买了一堆材料,打算给自己做点好的吃。
 
    拎着东西回家,何薇打开门,意外看到地上多了一双鞋,抬头望进里面,叶海在客厅坐着。
 
    这是他问她要钥匙的原因?
 
    何薇进屋,换下鞋子。叶海看了她一眼,看到她拎着的东西,低下头继续看文件。
 
    “你吃过了吗?”
 
    “没有。”
 
    何薇进了厨房,把材料从袋子里拿出来,洗干净,开始料理。
 
    期间,两个人没有交谈,屋子里就只有烹炒洗切的声音。
 
    何薇做好菜,端到餐桌,又回去盛饭。叶海把文件扔下,活动了一下肩膀,去卫生间洗手。
 
    抛开不愉快的事不想,他们是这个世上相处最融洽的两个人。
 
    何薇看着卫生间的方向,默默的低下头。
 
    叶海走到餐桌,看到她只摆了一副碗筷,默了一会儿,没有说话,坐下来吃饭。
 
    看他吃完,何薇才从厨房出来,把碗盘收拾干净。
 
    “咖啡。”
 
    “家里没有了……”
 
    “买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叶海回到沙发,继续看文件。何薇有点好奇,他很明显心烦那些文件,怎么会耐着性子看下去。
 
    叶海突然抬头看着她,不耐烦的催促。“咖啡。”
 
    “哦……”
 
    靠着咖啡提神,叶海看了一下午文件,到了晚饭时间,只剩下一两份。吃过晚饭,他继续,一点没有要走的迹象。
 
    何薇家里只有一间卧房,客房闲置着,没有摆家具,要是他今晚在这里过夜,她就只能睡沙发,可是被子只有一床……
 
    他也不一定会留下吧。
 
    何薇经过沙发后面,进了卧室,一会儿,她又出来,对着他的背影问:“还有要我做的事吗?”
 
    “放水,我要洗澡。”
 
    真的不走了。何薇有一点高兴,不管他们的关系变成怎么样,只要他在她身边,她就满足了。
 
    何薇去浴室放水,等她放好,叶海的文件也看完了。何薇把毛巾和换洗的内,裤递给他。这些还是上次他留在这儿的。
 
    叶海看了一眼,没接。“你帮我洗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叶海说完就往浴室走,意思很明白——跟他进来。
 
    何薇跟着他,习惯性的念叨。“你自己不能洗么……”
 
    叶海突然停下,回眸,冷冷清清的睨着她。
 
    他的眼神提醒了她。何薇的心隐隐泛疼,苦涩的滋味刹时侵满了身体。他们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关系……
 
    何薇走近他,帮他解开衣扣,脱掉衣服。这么近的距离,做着这么亲密的事,却没有一点心动……有的,怕也只是心恸吧。
 
    叶海坐进浴缸,舒服的枕着毛巾。何薇坐在浴缸边缘,帮他洗头发。小的时候,他经常会受伤,伤到手,不能碰水,她便帮他洗。从前做过的事,在不经意间便成了习惯,习惯到让人感到怀念。
 
    何薇帮他把头发冲干净,拿过香皂打在毛巾上。他不喜欢沐浴乳的味道,说那是女人用的东西,但是他却喜欢在她洗澡后闻她身上的味道……
 
    或许是因为没有睡好,或许是因为他在身边让她感到安心,精神忽然间放松下来,倦意像海浪一样阵阵侵袭而来。
 
    何薇凝着他的后背,很想依靠过去,但是……
 
    好难。
 
    多奇怪?
 
    明明离的这么近,却感觉那么遥远。
 
    习惯了事事依赖他,丧失了独立的勇气,在他收回那些宠爱之后,她只能逼自己坚强……但是,她从来都不坚强。事发之后,他最先站到她的对立面,用冷漠攻击她……可在那时,她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他的安慰……
 
    如果他能抱着她,对她说一句不要紧,或许,她不会感到这么绝望,可是,她有什么资格要求他?
 
    她所倚恃的,是他的宠爱,没有了这些,她一无所有……他再也不会听她的要求,再不会理会她的伤心……
 
    冰凉的水滴落在手臂。叶海没有动,侧眸看着水珠滴落的位置,不久,又有一滴滴落。
 
    眉心不自觉蹙起,看到她的眼泪,这个反应几乎已经成为条件反射。叶海觉得心烦,冷冷的回头瞪了过去。
 
    何薇没料到他会转回来,急忙低下头,掩饰狼狈。
 
    “你很委屈?”
 
    何薇摇摇头。
 
    “签下那份契约,你就是我的奴隶,没有选择权。”叶海冷冷的凝着她。“我的命令你只能遵从,不要想违抗。”
 
    他以为,她难过是因为不服气?何薇的泪止住了,因为,好想笑。他不知道她为什么难过,怎么会知道呢?她的悲喜,他已经不再关心……
 
    无法将心情传达给对方,这才是寂寞的根源吧。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