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一卷 > 第三十章在乎(2)

第一卷 - 第三十章在乎(2)

所属目录:第一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0

    奥路菲在水池后面举手,一枚枪子儿打中他手边的大理石,溅起的小石块擦伤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奥路菲长叹,好人难做。

    “严冽,你真要杀我?”

    严冽面色冷沉,不语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不用说,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。”奥路菲缓缓站起身,拍拍身上的尘土,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,但是却狡猾至极。

    小猫愣住了。

    奥路菲……站在那里……

    他的腿不是……

    “小猫,对不起,刚才对你冒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次回来是因为听老爷子说严冽在乎你。”奥路菲见小猫皱起眉头,哑然失笑。“你不要误会,之前说的那些理由不算,我和严冽的感情很好,真的。”

    小猫已经不相信他了。

    为了严冽,他这个坏人可是做的够彻底。奥路菲叹气。“之前我们说到过那次绑架,因为这件事,严冽对我双腿残疾的事耿耿于怀。我不是故意隐瞒,而是在当时,为了摆脱老爷子的控制,不得不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在我父母过逝的第三年,我偶然得知,他们出事不久之前,与中东一个国家签属了一份购地合约,那块地下有丰富的石油。当时,父母留下的财产被亲戚瓜分干净了,只有这块地是在我的名下。老爷子之所以肯收养我,就是为了得到石油开采权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,能被严家收养是十分幸运的一件事,我感谢老爷子,但我绝不做别人手中的筹码。”奥路菲端起咖啡,浅品。

    小猫安静的等着他继续讲。

    “从我决定离开严家起,就开始暗中增值能为我所用的帮手,金钱的诱惑是世界上最大的力量,我的计划很顺利。绑匪,爆炸,医生,这个弥天大谎毫无破绽。我利用严冽的内疚,向他要求很多东西,包括跟老爷子敌对。严冽调用风行的资金和人脉帮我建造油田,老爷子再也无法控制我,只能放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。”奥路菲话峰一转,传出笑意。“严冽早就知道我在撒谎。我察觉到这件事是在很久之后,我们一直维持着亏欠与被亏欠的关系,我一直借此方便达成我的目的,严冽全部知道,但是他没有拆穿我。”

    小猫思索他的话,却想象不出严冽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严冽是怎么想的。”奥路菲悠笑,表情之中有一点钦佩,又有一点嫉妒。“他这个人很奇怪,当你觉得他仁慈的时候,他会给你看他残忍的一面,反过来,当你认为他残忍的时候,他又会表现出比任何人更要善良温柔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想搞清楚他的想法真的很难,但是有一点……”奥路菲深笑。“他始终不曾对我表露过敌意。”

    在小猫仍在思考的时候,奥路菲又补充了这样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,这么一想,我们可能真的是感情非常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小猫默了默,问:“既然他知道你骗他,你也知道他甘愿被骗,为什么还要帮严老先生,让他为难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,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他心甘情愿被骗,害我觉得自己欠了他的,所以才会不断挑衅,抢走他重视的东西,逼他拆穿这个骗局。”

    小猫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奥路菲目光一闪,有趣的问:“你知道,为了逼他拆穿我,我扮坏人扮了多久吗?”

    小猫摇头。

    “七年,整整七年。”多么不可思异。“这七年当中,严冽就像个顺从的小媳妇一样任我压迫欺侮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她忽然觉得,严冽这么做是故意的……

    “他是故意的。”奥路菲验证了她的想法。“我用什么方法对付他,他就用什么方法对付我,我逼迫他做的事越多,欠他的也就越多,等到真相拆穿的那一刻,我不得不为此付出巨大代价……他的确是这么打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”奥路菲一顿,神秘的笑着说:“他肯为了你,提前结束这场游戏,足以说明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么?”

    “他非常非常在乎你。”

    而且,已经完全超出他自己的想象。

    奥路菲临走前在严冽耳边悄悄说了什么,严冽的脸色十分不好看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小猫跟着严冽回到房间。想起前一晚,在这里发生的事,小猫心中有很多疑问。

    严冽回头见她没有跟进来,说道:“想问什么就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是不是做错什么事……”

    严冽在沙发坐下,抬手招她过来坐。

    小猫慢慢踱到他身边,站着。严冽拉着她的手,把她安放在自己身边,翻身,逼近至她面前。小猫无措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你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小猫摇头不知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认为自己没有错,为什么要问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小猫低下头。“你生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吓到她了吗?严冽抬起她的下巴,凝视她的眼睛。那晚的失控,不在他的预料之中。奥路菲要她,权衡两者的价值,无疑,她是可以被放弃的那个,可当他得出这个结论时,心情变的很糟糕。

    他的东西被抢走了。

    那时,他脑子里面忽然有这样一个意识。

    奥路菲向他要过很多东西,对他重要的,有意义的,他从来没有犹豫过,因为他看重更大的价值,那些付出是必要的牺牲,可是,他不想牺牲她、不愿意。

    如果得到她,他就不会这样在意——他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得到她的身体,因为不甘心游戏被打断,所以才会舍不得。占有她之后,他就会不再牵挂,只要占有她,就不会有纷乱的思绪干扰他……可实际并不如他想的那样顺利。

    ——严冽,知道你为什么输吗?因为你在乎她,太在乎。

    奥路菲走时对他这样说。

    他在被她影响,这是一个明确的结论,但仅仅是结论。他找不到原因,也找不到解决的方法。

    她已经足够分量,影响他放弃他布置多年的计划,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,他无法预料。

    他的小猫,从游戏对象成了他人生的变数。

    这样未尝不好,一个有挑战性的对手,可以增加游戏的精彩度,但是他不可以处于被动,他不喜欢被动。如果他已深陷一步,她必须陷的比他还深。

    但是,该怎么办呢?
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