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一卷 > 第二十八章粗暴

第一卷 - 第二十八章粗暴

所属目录:第一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0

    如果这个时候严冽的心没有被怒火侵占,他会注意到小猫在瑟瑟发抖,可是他没有,他一心想着宣泄自己的怒火,用力按住小猫,强硬的推进,完全不在乎她是否受伤。

    过程不那么顺利。

    很痛,很痛……

    小猫的身体完全僵硬,意识坠入恐怖的恶梦中,除了疼痛,感觉不到其他……泪水,轻轻滑落,没有声音,只是不停流泪。

    丝质的床面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严冽摸到那片湿,微怔,人仿佛突然清醒,看着眼前凌乱的一切,许久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小猫在哭,因为害怕,因为他的粗暴。

    他到底在做什么?

    严冽的眼神一度深晦,伸出手,想要安慰,停滞良久,却又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想对她做什么?

    他不并不想这样做,不是吗?

    困惑。

    超出他所能理解的困惑……

    严冽离开了。

    什么话也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小猫侧躺在床上,许久,未曾从惊吓中醒神。

    他走了……

    小猫慢慢蜷起双腿,用自己的体温,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身体的记忆仍在,那份疼痛,并没有因为他的终止而消散。可是,她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感到庆幸……

    她想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为什么,他忽然变得残忍……

    小猫一夜未眠。

    天亮时分,她离开房间去找严冽,想要问清楚昨天晚上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,她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管家说严冽昨晚外出,一直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奥路菲觉得奇怪,小猫一整天恍恍惚惚,好像生了病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猫?”

    小猫回神,呆呆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伤心在温柔面前,会变得异常脆弱。小猫没有开口,泪水无声无息的没过脸颊。

    奥路菲微讶。“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小猫摇头,可还是流泪不止。

    其实,奥路菲猜也猜的到,她会哭,一定与严冽有关。回想昨天与严冽的谈话,奥路菲已经明白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“小猫,不要哭了,女孩哭鼻子会变丑。”

    奥路菲递给她纸巾,小猫接过纸巾,按在眼睛上面,纸面很就被浸透了。奥路菲看着她,微叹。

    他不认为小猫是个不经打击的脆弱女孩,所以,能让她伤心到泪流不止的份上,想必是严冽做了非常过分的事。

    “小猫,不要哭,跟我说说,严冽怎么欺负你了,我帮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小猫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想说,那就不要再哭。不然,我看了会替你难过。”

    小猫呆呆的望着他,真的不哭了。

    奥路菲笑着抚上她的脸颊,帮她擦去泪痕。“哭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只会让关心你的人难过,女人需要懂得擅于使用自己的眼泪,但绝不要用在关心自己的人面前。”

    小猫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用衣服擦干净脸,抬头望见奥路菲眼中的笑意,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严冽回来,听管家说小猫找过他,想了很久,才去花房找她。可他没有走到,便看见花房中举止暧昧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严冽转身走掉。

    这一晚,小猫仍然没有见到严冽。

    到了下半夜,她实在挨不住困倦,趴在床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起来!”

    清早,小猫被凶恶的声音吵醒。她没有睡醒,迷迷糊糊的呜呜两声,蜷了蜷身子又睡沉。

    严冽看着她,微微皱眉,狠下心把她从床上拖下来。

    小猫坐在地上,仰着头,茫然的望着他,眼睛里面有着让人心疼的无助。

    “去洗脸,换好衣服下来。”严冽冷冰冰的吩咐完,就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小猫不敢耽搁,很就弄好下楼去了。在一楼的客厅,她看到了严冽,还有奥路菲。

    小猫下楼梯的脚步迟缓下来。

    气氛,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小猫,早。”奥路菲冲她微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早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睡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小猫走到严冽身边,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他,不安的握紧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“奥路菲要走了。”严冽的声音十分冷漠。“你跟他一起离开。”

    小猫以为自己听错了,震惊的看着他。可是他脸上的冷漠却告诉她,她没有听错……他不要她了。

    委屈的酸意涌上心头,眼睛一度被泪水模糊。

    可是,她忍住,不让自己哭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知道……是她做错了什么事吗?让他忽然之间改变的原因是什么?他为什么不要她了?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这是我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似乎没有资格对我提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!我不走!”小猫突然大声喊。

    严冽一下子站了起来,小猫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。严冽慢慢转过身,深晦的眼神充满阴鸷与沉怒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可怕……

    小猫强忍的泪水溢涌出来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……她知道,她没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命运,可是他知道她不能离开他!无论如何她都要留在他身边……如果不行,她宁愿去死!

    “我不走……死也不走!”小猫冲他哭喊。她不信他这么绝情,她不信他铁了心要逼死她!

    “死也不走?”严冽轻蔑一笑,拿出枪,指着她。“我不需要不听话的宠物,既然这是你的选择,那就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小猫震惊的望着他,失去了反应。

    枪……

    他要杀她……

    小猫认得他眼中的狠色,那是杀意,他真的想要杀了她……心痛,或者说是在撕裂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对她是不同的,哪怕只有一点点,也是不同的……是她误会了,是她想象的太美好,忘记了现实的残酷。

    她是什么?

    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宠物,高兴时唤到身边疼爱,不高兴时扔到一边任她自生自灭……她以为她是什么?

    不敢逾距,却还是不自觉把自己看的太重要,因为得到的太多,所以贪心的以为有了资格、可以获得更多。

    但其实,她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“开枪吧……”小猫的表情很安详。

    无所谓。

    就当是做了一场梦。

    她的命是他的,他想要就拿回去吧。

    她不会走,除了他身边,她哪里也不去……能够死在他手中,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幸福……

    遇见他,她已经很幸福了。

    严冽微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她是在挑衅他的底限?用自己的性命要胁他……难道她以为他会舍不得杀她?太可笑了!

    严冽眼中闪过沉静的冷光。

    奥路菲察觉不对,大喝——

    “严冽!”

    
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