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一卷 > 第二十一章默契

第一卷 - 第二十一章默契

所属目录:第一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0

    让沈醉意外的是,严冽没有站出来保护他的宝贝。虽然她早就知道严冽这人冷血到人神共愤的地步,但是……

    沈醉挑眉,总算看出点名堂。

    严冽那张脸就像万圣节用来恶作剧的僵尸面具,虽然他平时那张脸就够吓人的,但是显然还不够吓人。

    是因为小猫吗?

    心疼她却不能出手,是因为自责吗?

    他也不是无动于衷嘛。

    床上的人动了动。

    沈醉急忙走上前,询问。“老爷子,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其他人听见严旭东醒了,扔下小猫,一股脑挤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“父亲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严旭东微微张开眼,没有看眼前的这些儿子,只看站在远处的严冽。父子的心思,只有父子才懂,何况他们两个人如此相像。“都出去,让我安静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孩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亲,您放心,我们绝对不会轻饶了她!”

    严旭东闭上眼,眉心微蹙。“把她留下。”

    沈醉把他们送出去,回头,见严冽还在那儿站着。

    这是要开战的意思么?

    未料,严冽一言不发的朝门口这边走过来,经过小猫身边时,眼睛看都不看一眼。

    真酷啊。

    沈醉关上门,回身,见严旭东不再演戏,暗暗笑了笑,走到小猫身边,把她扶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严旭东清了清嗓子,有些不自在。“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,还有一口气呢。”肋骨断了两根,腰椎移位,轻微脑震荡,还有数不清的伤……嗯,差不多就这些了。

    严旭东远远看着小猫,眼中有很深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她是块硬骨头,就和严冽一样,您老不狠下心是啃不动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难道我连一个小丫头都奈何不了?”

    “是奈何不了啊。”沈醉笑眯眯的看着他。“一个一无所有的人,什么都不怕,您拿什么奈何她?”

    严旭东满脸的不悦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小猫痛吟一声,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沈醉摸着她肿起的小脸,柔声问:“支持的住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他们还要回来揍你出气,真的坚持的住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严旭东疑惑沈醉为什么要骗她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是被冤枉的,干嘛不把真相告诉严冽?他一定会救你,你就不必受这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……让他为我……和父亲吵架……”小猫说话要费很大力气,说完之后便虚弱的喘息。

    沈醉看向严旭东,含笑的眼神仿佛在说“看,她就是个笨蛋,您就别再跟她计较了”。

    严旭东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不是瞎的,这个女孩是什么样子,他心里清楚,让他无法释怀非要针对到底的原因……只怕是严冽对她的爱护吧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,为了一个外人跟他的亲生父亲恶言相向,这口气让他怎么咽的下?

    连这个笨蛋都知道,不应该为了她和父亲吵架,为什么那个浑小子就是不明白?

    他当初干嘛不生一个女儿!

    “赶紧带她去治伤,别让她死在严家……秽气!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沈醉带小猫回她的地盘,严冽已经在那儿等候多时了。知子莫若父,儿子似乎也早看透了老子,小猫会因此变成他牵制父亲的棋子吗?就像当初他对她的利用?

    “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太乐观。”

    严冽眉毛微蹙。“务必救活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“请你务必救活她。”

    沈醉木然的看着他。她没有听错?严冽说了“请”字?他对她低声下气的请求?

    不行……

    憋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他那一脸痛心的表情……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严冽的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沈醉换口气的功夫指指他,然后接着笑。

    最后,沈醉在肚皮笑破之前,好心的告诉严冽,小猫受伤严重便不至于死掉。

    严冽没有因她的取笑恼羞成怒,只是松了一口气,然后再度请她帮忙抓紧时间救治。

    值得推敲的反应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见严冽对什么低声下气过,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者,不需要向任何人低头……他真的这么在乎小猫猫?

    沈醉看得出严冽不是在演戏,而且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,他也没有必要演戏。

    他担心小猫会死。

    真的担心。

    沈醉把小猫从头到脚包裹完毕,告诉严冽,小猫得在她这儿观察二十四小时。严冽点头,没有说话,站在床边看着小猫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不会再动她,至少以后省掉一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严冽沉默。

    “真心疼她,以后对她好点就行了,不用摆张这么严肃的脸。”

    严冽回头看她,轻声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靠,我心脏不好,你别再吓我了。”严冽是那种前一秒对人家感恩戴德,下一秒就将人送上西天的类型,他的“谢”,比“杀”还要恐怖。

    严冽没有心情跟她闹,转回去又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沈醉摸出口袋的烟,一边点,一边往外走,把门轻轻关上,让他们单独呆着。

    她不会怪他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严冽轻抚着她额前的发丝。

    她也不会知道她的遭遇在他的计算之中。

    她醒来之后,只会对他笑,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他只是实验,却惊喜的发现他们有默契。

    她没有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“小猫,你不是没有用处,只是没有人懂得如何使用……”严冽俯身,轻吻她的额头。“早点好起来,别让我担心太久。”

    严旭东一句话,集团大权回到严冽手中。

    人一耽过权利的滋味,就像中了毒瘾,没有办法罢手。严冽的兄弟们使出浑身解术,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杀死严冽。可惜,他们只起了一个头,便被严冽扫荡出局。

    严旭东是明智的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是有很多,但是有资格继承家业的只有严冽。果决,狠厉,无情,他是天生的王者,无法被埋没的存在。不管严冽如何恨他,他始终是他心目中继承人的不二人选。

    严冽的兄弟们没有看透他们父亲的心思,如果他们看透,绝对不会为了一个根本不可能落到他们头上的幸运拼命,落的死无全尸的下场。

    严冽是明白的,所以杀起自己的兄弟,他丝毫不手软。

    结成同盟的兄弟,一个接着一个死掉。

    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被逼至穷途末路的人,将恶毒的目光投向了那个乖顺、没有力量的女孩。
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