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一卷 > 第一百六十三章:复仇(7)

第一卷 - 第一百六十三章:复仇(7)

所属目录:第一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0

  “喂喂,后来的几次我一直在赢好不好?”路易老大不高兴的说:“这个月的比试你们谁赢了,出来跟我单挑。”

 
    他的话一出,大伙都安静了。
 
    原因无他,这次赢的人……
 
    “我。”
 
    严冽的意外闯入,使气氛突然陷入诡异。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路易盯着这个必须依靠轮椅行动的男人,眼底涌出轻视与不屑。严冽微微一笑,好似没有看到他轻视的目光。
 
    “要跟我单挑吗?”
 
    严希挡住路易,以眼神警告他。
 
    “只有没断奶的孩子才会躲在女人背后。”严冽虽然笑的亲切,言语却挑衅味十足,毫不客气。
 
    路易当然忍不下这口气。“来!谁怕谁!”
 
    “路易!”严希喝止他。
 
    “你是在担心他,还是担心我?”严冽的目光淡淡的落在她身上,饱含情意。
 
    严希太熟悉他的这种行为之下隐含的用意。严冽的亲切从不浪费在无意义的事上,亲切是他诱人步入陷阱的手段,那只代表危险。
 
    可是,年轻气盛的路易不能忍受他的侮辱。路易站在严希前面,傲然的睨视着他。“挑把称手的武器,我要你输的心服口服。”
 
    “我不同意。”
 
    “大姐……”
 
    严希淡淡的看着他。“违抗我的命令有什么后果,你应该清楚。”
 
    路易气愤的握紧拳头。
 
    “你也是一样。”严希的目光回到严冽身上。“一个俘虏不要这么放肆,如果再有下一次,我会杀了你。”
 
    严冽轻耸肩。
 
    路易心里不服气,但是让他违抗严希的命令,也是不可能的事——他必须维护严希的威严,这才是他的首要职责。
 
    “切!”
 
    路易发泄般的对着树杆一顿狂击,树上的叶子纷纷飘落。
 
    “在生我的气?”
 
    路易回头,看到严希,微微一愣。
 
    严希看看树杆上的凹陷,再看他的手,走过去,执起他的手,用绷带把擦伤的地方包起来。
 
    路易看着她的动作,心里的不服、郁闷消失一空。不管她在外人眼中多么冷血多么残酷,她始终是他们最信任,最亲切的人……
 
    “我不一定会输。”
 
    严希看看他,轻笑。“不一定。你有几成把握赢?”
 
    “五成。”
 
    “但是在严冽心里,你一成胜算都没有。”
 
    “你就这么信他?他不是从前了,废掉两条腿的人,我不可能会输!”
 
    “但你仍然只有一半的不确定,不是吗?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在比试开始之前,你已经确认了一半的失败机会。路易,你不是他的对手。”严希说的是事实,只是比较令人难以接受罢了。
 
    “你就是觉得他比我厉害……”路易转过身,闹别扭了。
 
    “事实如此。”
 
    “你为什么——”路易话说到一半,却收住。他深凝着她的面庞,有很多话想说,但是……
 
    “要杀他没这么容易。”这一点,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。
 
    路易不以为然的轻嗤。在他看来,她根本就是在保护严冽,不舍得他有事。“我看你还是放不下他!”
 
    严希没有辩解,只是淡淡的说:“如果我放不下,当初就不会杀他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没有人比我更恨他,更想要他死。”严希轻轻的说出冷狠的语句。“我失败过一次,所以这一次必须更加谨慎……”严希慢慢侧过身,凝望着不远处的人。
 
    路易察觉到还有第三个人在场,但他没想到那个人会是严冽。他们刚才说的话,他都听到了?
 
    “在我有十分把握之前,我不会轻易动手。”严希的话是对着路易说的,但明显是说给严冽听的。“一旦动手,他将必死无疑。”
 
    严冽悠笑,听到她的冷酷的话语,没有丝毫愤怒或悲伤。他的眼中只有深瀚的柔情,一种近乎于痴迷的倾慕。
 
    他曾一度为她的天真着迷,从没想到,有一天会为她黑暗的一面醉心,无法自拔。
 
    在爱丽丝出现之前,他以为,他迷恋不过是那份单纯,在爱丽丝之后,他才明白,他要的只是她。不论纯洁或污秽,不论善良或狠毒,他都为之深深心动,深深眷恋。
 
    那个时候,沈醉问他,他到底害怕什么……答案其实很简单,他怕自己爱上她,为她左右,为她干扰,害怕套上这份束缚,再也没有办法自由。
 
    或许早在与她相遇之初便注定,对于她,他永远没有办法做出决断。他用尽办法折磨她,又用尽办法留住她,结果,不过是将两个人强行绑在一起,无限期的彼此伤害罢了。
 
    他有想过,她总有一天会承受不住,她的背叛,早就在他的预期。苏重华引诱她的每一步,他都清楚,只是没有想到,她的恨会那么深。
 
    他赌她心中的情,赌她不会狠心杀他,但是他输了,输的那么惨——
 
    父亲,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?
 
    我要你的小猫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你不愿意?
 
    为什么是她。
 
    没有原因。我只是想赌一件你无法掌握的东西。
 
    他和父亲的最后一次较量,赌的是他和她的牵绊。当时他赢的漂亮,那么自信,因她对他的爱,但他终究还是输掉了——输掉的不是他的命,而是她的感情。
 
    失去她的爱,他什么都不是。
 
    当她开枪打中他胸口时,那一刻,他才算真切体会到她心中的恨,再多爱都不足以抵偿。曾经将他视为全部,用心、小心的爱着的那个小猫,她的心里,再也没有他……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