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一卷 > 第一百四十九章:反省(2)

第一卷 - 第一百四十九章:反省(2)

所属目录:第一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0

  很长一段时间,严希见了他都是这种反应——惊吓,惶恐,然后强行使自己冷静下来,战战兢兢,小心翼翼不惹怒他。

 
    不管严冽的态度如何温和,都没办法改变她对他根深蒂固的畏惧,就像沈醉说的,不想伤害她的办法只有一个,离她越远越好。
 
    一度,严冽失去耐性,强行抱了她……然后,那一次结合成为他的梦魇。
 
    他无法用语言形容,她就像是受到侮辱一样,轻轻闭着眼睛,全身紧绷,纵然万般不情愿,也没有做一丝一毫的反抗,像个木偶一样听话,任他摆布。
 
    那次之后,他再没有碰她的兴趣。
 
    沈醉带她去看心理医生,医生建议她从事一些她所熟悉的事,借此来分散注意,人会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慢慢建立信心,有了自信就不会局限在恐惧中。
 
    沈醉本想着,医生会建议严希远离使她恐惧的源头,但是医生说,逃避只会加深恐惧,克服它的办法只有一个,习惯。
 
    严希接受心理医生的辅导,在严冽有意的配合下,渐渐康复起来。但是这个康复,只是相对而言,严希专心工作时还是从前的样子,但只要与严冽单独相处,还是可以看出畏惧的痕迹。
 
    出人意料的是,严冽接受这个事实,没有强行要求改变什么。一切恢复往昔,严希帮他管理集团的运作,同时也帮他打理军,火生意,两个人无论做什么都在一起,几乎形影不离。
 
    只是,独处时只有沉默。
 
    严冽从来不知道,想看一个人露出笑容会是一件奢侈到连做梦都无法满足的事。
 
    永远不要在她愿意对他微笑时,做惹她伤心的事——这是他的小猫教会他的。
 
    清晨醒来,严冽看到枕边的空位,微微出神。
 
    她起的总是比他早……
 
    严希端着咖啡进来,轻轻放在床头。严冽看着她戴在右手的手套,又是一阵恍神。
 
    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,手指神经末端发生萎缩,她的右手使力会发抖,虽然不影响平常生活,但是再也不能握枪。
 
    “严先生,上午八点钟,您约了杰森先生见面。”
 
   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严冽端过咖啡,尝了一下,笑道:“你的手艺越来越好,要是没有这杯咖啡,我怎么会有精神应付那些无聊的人。”
 
    严希沉默的站了一会儿,然后走去置衣间,为他挑选今天出行的衣服。
 
    严冽暗暗叹息,起床去洗漱。
 
    他洗漱完毕,出来时,严希已拿着衬衣等着他。
 
    严冽转过身,让她帮他穿上衣,然后等着她走到前面,为他系衣扣。“狄奥告诉我,你让他带着布莱尔去中东,把欧默尔即将交付的货拆了,取走中心部件。”
 
    严希专心系着扣子,淡淡的说:“那个部件是他偷的。”
 
    “你这性子啊……”严冽笑叹。“这阵子欧默尔吃了不少亏,别把他逼的太紧。”
 
    “我有分寸。”
 
    她认真帮他打领带,专注的神情,让人忍不住想要拥抱。严冽的手悬停在她腰间,却没有逾越。
 
    严希低头,看见他的手,眼中掠过一抹情绪,尽管隐藏的很好,但严冽还是看出她的畏缩。
 
    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变化,实质上却改变了很多。
 
    “少轩给了我两张电影首映票,你想不想去看?”
 
    他提到电影,她想的是她把爱丽丝弄丢受到的惩戒。“您想去看吗?”
 
    “嗯,听说很有意思。”
 
    “先生想约哪位小姐一起去?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她委婉的拒绝了。
 
    严冽眼底掠过无奈,轻笑。“算了,我对这些本来也没有兴趣。”
 
    “是。”
 
    她知道,他在讨好她吗?
 
    坐在车上,严冽透过玻璃窗的反光凝视她。
 
    应该不知道吧……不管他做什么,她都当作一种威胁,能拒绝就拒绝,拒绝不了就委屈自己忍受……
 
    车子经过一间店铺,让严冽想起来,她喜欢吃的一种冰淇淋。还记得那时,她捧着一杯冰淇淋就可以笑上一下午……
 
    严冽和杰森见面,严希跟随在侧。杰森对她一直没什么好感,几次明示暗示,他们谈的事情都是机密,不该有第三者在场,但严冽始终置之不理。
 
    “香港黑道重新洗牌,新上任的龙头不肯和CIA合作,影响了我们在亚太的布属,所以想委托你前去会会他。”
 
    “一个黑帮老大值得你这么在意?”
 
    “严先生以为,一个默默无名之辈,如何在短短两年覆灭一众帮派成为黑道龙头?”杰森把资料递给他。
 
    严冽随意翻了翻,果然有了兴趣。“这个人,的确值得一见。”
 
    “那么就拜托你了。”
 
    严冽这趟去香港,只带了严希一个人。抵达香港之后,严冽就带着她去游维多利亚港,没想到,回到码头就与叶海碰面……这位传说中手段狠辣的黑道龙头,孤身一人,没有带一个手下。
 
    叶海蹲在码头上,手里拎着根钓线,好像在等待什么东西上钩。严希对他的第一个印象就是……年轻,阳光,一点也不像混黑道的男人。
 
    “嗨。”叶海头也不回的摆摆手,算是打招呼。
 
    严冽觉得有趣,走了过去。“码头船来船往,能钓到什么?”
 
    “哈,这可不好说。”叶海慢慢把线收起来,晃晃线头挂的直钩。“我不就钓到赫赫有名的严先生了吗?”
 
    严冽一笑,伸出手。“严冽。”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