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一卷 > 第一百二十七章:疏远(8)

第一卷 - 第一百二十七章:疏远(8)

所属目录:第一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0

  “我背不动……”

 
    “啊,也是……”严冽轻轻低笑,唇贴在她颈子上。“会把我的小猫压坏……亲我一下,我就自己走回去……”
 
    他是真的喝醉了。严希忍不住叹气,他几乎、从不用这样耍赖的口吻跟她说话。
 
    “快……”
 
    严希看看他,在他脸颊轻吻一下,结果换来他一声低笑。
 
    “你是小孩子吗?这么纯情的吻……”严冽把她的脸转过来,倾身欺上便要吻。
 
    “别……”严希推着他躲开,看看一旁的人。“这里有人……”
 
    严冽笑着睨了她很久,半晌,终于点头。“嗯,我们回房间。”说着,站起来,也把她拉起来,身体平稳,一点也不像喝醉了的人。
 
    严希想要扶他,却被他用力搂在臂弯中。
 
    “不用担心,这点酒还不至于让我醉。”严冽笑凝着她担心的眼神,带着她往电梯走。
 
    他到底是醉了,还是没醉……
 
    严希低头看着他的步伐,沉稳,不见酒醉的虚浮,但是他的眼睛却蒙了一层迷离的光,柔和,模糊,醉人……
 
    严冽低眸,抓到她的目光。
 
    严希反射的低下头躲闪。
 
    电梯门开,严冽握紧她的手腕,迈着坚定的步伐,大步带她回到房间。严希跟不上他的步子,跑了几步,在门口,他突然停住,她撞到他身上。
 
    “今天方便了吗?”
 
    严希愣住了。
 
    “嗯,应该方便了。”严冽诡秘的笑笑,打开房门。
 
    严希迟疑着不想进去,但他的力气太大,不由她拒绝。严冽带她进了浴室,打开淋浴,将她按到下面的墙壁。
 
    冰冷的水淋在身上,惹出阵阵轻颤。但随即覆上的灼热身躯驱散了这份冷……水温渐渐变暖,交缠的唇齿激荡出令人窒息的火花,微寒的空气逐渐升温……
 
    “不……唔……”
 
    严冽压住她的唇,撕开她的衣扣,将衣服拉到肩下,再将吻移至那里,温暖她冰凉的身体。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严希望着上方慢慢凝结的雾气,眼睛里一片清澈。
 
    躲不掉……
 
    严希悲哀的闭上眼睛。
 
    被温水冲刷的身体慢慢变热,却温暖不了逐渐冰冷的心。曾经向往的**,如今却变成了一种屈辱,她像一个任人摆布的玩具,由不得自己作主,只能曲意去奉迎……
 
    不知怎么,脑子里浮现出很多画面。
 
    他待她的好,待她的宠……如今再回忆,有如隔世一般遥远。那时的快乐,仿佛是对现在的讽刺,竟比那些不堪与折磨还要令她痛……
 
    裤子褪到脚踝,严希倏然睁开眼睛,失去保护的虚空令她心慌。严冽抬起她的腿,唇抵在她的颈侧,慢慢将身体靠近……
 
    不要!
 
    严希突然用力推开他!
 
    严冽撞到对面的墙壁……两个人都愣住了。
 
    只愣了一秒,严希便匆忙向外逃。严冽追上来,扯破她的衣服,将她推倒在床上。
 
    “放开我!”
 
    严冽不说话,按住她的腿推高,强硬的想要占有她。藏在裤子一侧的短刀掉落到手边,严希想也没想就握住它,反手挥向他——
 
    严冽用手挡住,锋利的刀刃在他掌心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。
 
    严希像只受到惊吓的猫儿,抓紧最后一点保护,退到床的角落,戒备的盯着他。
 
    “小猫……”严冽深沉的语气,阴森冰冷。“我教你这些,就是为了让你用来对付我?”
 
    严希一僵,看着手中短刀上的血,手指突然松开。
 
    刀落到床上,血玷污了白色的床单,看起来悚目惊心。
 
    “对不起……”她无神的喃语。“对不起……”
 
    “过来!”
 
    严希怔望着他,为他眼中的沉怒胆怯,茫然的摇着头。
 
    “不?”严冽语气中的怒气越来越重,眼神也仿佛染了血,变得残忍。“拒绝我,是吗?你不愿意被我碰!”
 
    “对不起……”严希想要抱紧自己,可是身体不听使唤,只能无助的颤抖。她害怕他,真的,真的很怕……
 
    严冽向她走过来,严希吓的向后退,严冽抓住她的手,用力将她拽倒,反过来摁在床上。
 
    “不要!不要!”严希歇斯底里的尖叫,慌乱无措的踢打挣扎。
 
    叫嚷声引来了守卫在外的人,莉莉和盖瑞闯门进来,看到卧室的情形,全部都愣住了。
 
    “滚出去!”严冽怒喊。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莉莉担心严希,却被盖瑞强行拉走。
 
    他们走后,严希依旧像只刺猬一样紧紧缩着,不给任何人机会碰触。严冽怒气未息,冷冷的看着她,握紧的拳头捏出血滴,却丝毫未觉疼痛。
 
    严冽不明白,从前那个听话顺从的小猫哪里去了?她受了委屈,他帮她出气,哄着她,宠着她,她还想怎么样?
 
    不让他碰……这是想要与他对抗到底?
 
    她以为她是谁?
 
    他养了这么久的宠物,竟然亮出爪子来对付他!
 
    她是在提醒他,他们的这段关系早该结束了,是吗?
 
    想到这里,严冽的怒火突然一挥而散。
 
    每一次到了再也进行不下去的时刻,他的理智都会被心头涌出的不舍淹没……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不管他有多么愤怒,只要想到与她彻底了断,就再也提不起生气的力气。
 
    其实,在察觉她会影响他时,他就该放手,但那时他低估了她,以为给她套上一个枷索便能随心所欲的控制她。他没预料到事情会超出他的控制,在游戏终结前,他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愿放手……
 
    他曾经以为,允许她留下,是两全其美的结果。只要对她冷漠,对她狠心,就可以断绝她对自己的影响,但是,只要她露出一点点的拒绝,他都没有办法容忍……
 
    不管怎么对她都不对,不管怎么继续都不对,但是放手这件事,他始终无法下定决心。
 
    他给自己捡了一个麻烦回来,捡回来,再也丢不掉。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