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一卷 > 第一百二十三章:疏远(4)

第一卷 - 第一百二十三章:疏远(4)

所属目录:第一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0

  严冽看着她那一身正式的打扮,微微一叹。“在这里你尽可以放松,好好享受一下难得的假期不好吗?”

 
    “我必须负责先生的安全。”
 
    “你是我的保镖吗?”
 
    “狄奥他们都没有跟来,先生身边只有我,我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 
    “小猫,你几时变的这么不解风情?”严冽扯着她的手,把她带到床上,翻身压住。
 
    严希怔了怔,眼底划过一抹惊惶。
 
    “不要糟蹋了赌城的风光,也不糟蹋了我的一番心意。”严冽的表情正经,手指却在解她的衣服和裤子。
 
    “严先生……”严希阻住他的手,视线与他相触,呼吸停滞。
 
    严冽好像没看见她的紧张,微微一笑。“听话,去换件随意一点的衣服。不然,我就亲自动手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知道了吗?”
 
    “是。”
 
    酒店经理报告严冽,楚少轩上午有会议,不能陪同他们,所以安排了一辆车,由司机带他们去城里转转。
 
    严冽对拉斯维加斯很熟,不需要司机陪同,他带着严希离开酒店,徒步沿街而行。
 
    拉斯维加斯位于沙漠地带,因此气候有些干燥,但也因为周围荒凉的地貌,使得这座城市的天空显得格外空旷无际,令人心旷神怡。
 
    严希望着碧蓝晴朗的天空,再看蓝天下随处可见的绿色植物,很难想象这是一座沙漠中的绿洲,因为这里的风光和南海的小岛很像。
 
    过马路时,严希看到对街一对年轻男女正在说服一位陌生的中年人为他们证婚,中年人听完之后,欣然答应,接着就看到他们去登记处官员那里签字办了手续,然后跑进旁边的小礼堂,在牧师的见证下成为夫妻。
 
    整个过程,不足二十分钟。
 
    闪婚的速度快的令人惊异,却也令人羡慕。
 
    当信以为真的梦,突然间醒来,接受不了的不仅是梦想的破灭,还有与现实之间的落差。
 
    严希望着远处那对深情拥吻的男女,为自己哀悼的同时,也留下真挚的祝福。
 
    太专注于自己的思绪,严希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人,于是在转身发现严冽倚着栏杆等她时,有一瞬间的怔忡。
 
    严冽大概猜到她看着对面的礼堂发呆的原因。“拉斯维加斯是最理想的结婚城市,有兴趣我们也可以去体验一下。”
 
    体验……他把结婚也当作游戏的一种?严希低着头,默不作声。
 
    严冽走过来,伸出手想要碰触她的脸,不想严希把头转了过去,躲开了他。“怎么,碰都不让碰了?”
 
    他的语气含笑,并没有不悦,但在严希听来,分明是讽刺。
 
    气氛,陷入诡异的沉默。
 
    严希不知如何接下去,她应该道歉,但她不觉得自己有错……多余的自尊又在这个时候跑出来捣乱。
 
    幸运的是,严冽的电话打破了这份沉默。
 
   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 
    严冽挂断电话,对她说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 
    回到酒店,严希走出电梯,看到莉莉和杰克站在房间外面,不禁一愣。
 
    “严先生。”
 
    “哈,老大!”
 
    莉莉看了看严希,才对严冽汇报。“狄奥受伤,在隔壁房间,先生现在要见他吗?”
 
    狄奥受伤?严希相当吃惊。
 
    “不了,让他好好休息。”严冽走进房间,杰克帮他开门。“辛苦你们了。”
 
    “老大这是哪儿的话,为您服务是我们份内的职责。”杰克说完,冲严希挤眉弄眼。
 
    严希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 
    “人呢?”
 
    “哦,在里面,盖瑞陪他玩着。”
 
    杰克抢到里面去开门,严冽进去之前,停下等严希。严希有些诧异,不过仍是在他的示意下走进去。
 
    房间里面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盖瑞,一个是被盖瑞当成沙包在打的男人。男人的眼睛被布蒙住,严希一时没有认出他,待仔细辨认之后,惊讶的转身看着严冽。
 
    苏重华身边的那个男人!?
 
    严冽的表情很淡,看着被打趴在地上的男人,眼神透着冷酷的漠然。
 
    他怎么会在这里……狄奥是因为去抓他才受伤?严希的思维有些跟不上,严冽明明和苏重华谈好合作,怎么又把她的人抓来这儿?
 
    盖瑞见他们进来,暂时停止了殴打的动作。严冽示意他先出去。盖瑞微一点头,走了出去,把门关好。
 
    严希看着他,正要开口,却被他一个“嘘”的动作打断。严冽笑的格外愉快,走近她,交给她一把枪。
 
    只要她能消气,杀了他也可以……他是这个意思?
 
    严希看着他手里的枪,没有接。
 
    他冒这么大的风险把这个人带到她面前,就是为了给她出气……为什么她丝毫不觉得感动,反而感到可怕……
 
    严希看着他的笑容,心底一阵阵发冷。
 
    他的目的再明确不过。
 
    然而,只是为了安抚她这么微不足道的小事,他就可以做到这个程度,这说明什么?为达目的他可以不择手段,任何手段。
 
    如果她继续坚持与他疏远,下一步他会做什么,她完全可以预料的到……当外力不足以改变她的心意,便只剩下对她施压,而为了他的目的,他什么事都做的出来……
 
    他是在向她宣告什么吗?
 
    苏重华这样的对手他都不放在眼里,她更加不值一提。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