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一卷 > 第一百二十二章:疏远(3)

第一卷 - 第一百二十二章:疏远(3)

所属目录:第一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0

   红桃比梅花大,按照顺序,严冽先下注。但是才一局就SHOWHAND,而且是在明显劣势的牌面下……

 
    楚少轩搞不懂啊,他的底牌是什么?
 
    严冽不好赌,但从某方面说,他才是真正的赌徒。大胆,疯狂,不循常理。一旦套上赌徒这个定义,他的行为就变的难以捉摸。
 
    楚少轩看着两人的牌。
 
    他是胸有成竹必定能赢,还是故意下狠注吓他?
 
    真是一个难题啊……
 
    虽是如此,楚少轩脸上的表情却格外灿烂。说句不好听的,像他这种活腻的人,追求的就是这种无伤生命的刺激。
 
    “好,我跟。”楚少轩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严冽。
 
    若是退缩,何来乐趣可言?
 
    底牌掀开,楚少轩是一张梅花K,除非严冽拿到最后一张三,否则没有赢他的可能,但是……他真的有运气拿到最后那一张?
 
    严冽掀开牌放到牌尾。
 
    楚少轩一愣,十分,十分没好气的瞪严希。“这就是你所谓的‘很好’?”
 
    严希的目光与他直视。“我说你就相信?”
 
    严冽拿了一张方片三,就敢下注一千万,而且严希居然还说他的底牌很好……楚少轩怎么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?“唉,小猫咪学会骗人了……”
 
    此时,严冽方才端起面前的酒,浅酌一口,似笑非笑。敢调戏他的女人,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。
 
    拉斯维加斯的夜晚非常美丽。
 
    坐在酒店顶层的落地窗前,俯瞰城中灯火辉煌的夜景,确实是一件令人身心愉悦的事。
 
    晚餐精致可口,美酒香醇,但显然,严希的注意并不在这上面。
 
    楚少轩发现她的目光一直落在某个方向,探身过去才发现她看的是城内最大的游乐场。“喜欢就让严冽给你买下来嘛,一座游乐场花不了几个钱。”
 
    严希慢慢收回目光,淡淡看着他。
 
    “嗯?为什么看我?”
 
    “她觉得你很俗气。”严冽一边说,一边笑。“少轩,不是所有女人都像你床上的那些一样。”
 
    “俗气?”楚少轩看看她,不置可否的一笑,然后对着严冽说:“该说是现实才对吧?毕竟,女人能够从我们身上得到的,也只有钱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太直接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本来也不是弯的啊。”
 
    严希听着他们谈话,望着远处的摩天轮,思绪飘远。
 
    记得那次,他带她去游乐园,他们在摩天轮下面排了很久,几个女人想要跟他搭讪,她否认与他是恋人的关系,结果……他当众吻了她。
 
    她还记得,他当时有多么生气。因为她不承认他们的关系,不想与他有所牵扯,所以很生气。
 
    现在想想,那些都是为了哄她故意演戏吧?
 
    从摩天轮下来,他便带她进了镜子屋,在那里,以另外的身份强占她……他只是觉得这样好玩才对吧?给她幸福,给她幻想,再亲手撕裂,看她在痛苦中挣扎……
 
    而她,竟然还曾为他一句没有真心的话,忐忑矛盾了那么久。
 
    映在玻璃上的那张容颜,淡淡的,淡淡的牵起一抹讽刺至极的弧度。与黑夜中细碎如宝石的光芒相映,竟意外的相衬。
 
    严冽看出她的倦意,拒绝了楚少轩夜游的邀请,陪她回房间休息。楚少轩给他们安排了一件套房,一间卧室,一张床,严希回到房间之后,便刻意避开他,进到里面去收拾行李。
 
    “小猫。”严冽走过去,手搭上她的肩。
 
    可没等他说话,严希便放下手上的事,走开。“我去放洗澡水。”
 
    严冽看着自己那只悬空的手,眼神微微一动。
 
    严希坐在浴池边,身边是哗哗流淌的热水,声音和雾气仿佛将她置于另外的空间。
 
    和他单独呆在一起,她会莫名的紧张,没有办法面对。
 
    她其实能够认清自己的身份,她应该努力讨好他,而不是想方设法逃避、疏远……她本来就是这样的存在,可她现在心底里生出的厌恶算什么?自尊心在作怪吗?
 
    她排斥他的碰触,难以忍受!
 
    她没有办法像他一样装出那样真实却虚假的样子,她不懂得如何用温柔去粉饰心底的痛苦……太累。
 
    沈醉让她学着看淡,可是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太难。她不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,也学不会装傻!清清楚楚知道一个男人在玩弄自己,这个人就算是她深爱,也没有办法平衡……
 
    严希从浴室出来,看到严冽正在翻看邮件。她远远的站在他身后,用很长时间来平复气息,轻声唤。
 
    “严……先生。”
 
    严冽回眸,对从她嘴里说出的新鲜称呼,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。
 
    严希不敢直视他的眼神。“洗澡水放好了……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严冽关上笔记本的盖子,起身,走向她。
 
    随着他的接近,严希的身体越来越紧绷。
 
    她在害怕。
 
    严冽淡扫她一眼,一言不发的走了过去。在他走过之时,她的肩膀明显松懈下来。
 
    严希很清楚,严冽不可能没有察觉她的不对劲,他察觉,但没有拆穿,对她已是极大的容忍。
 
    虽然她不明白他容忍她的原因,却明白这种容忍不可能持续太久。他会给她一个期限,在期限之内任由她放肆,但若超出他所能容忍的底限,便不会再纵容。
 
    她明白,非常明白,可是她不知道,要怎么克服心里的障碍,坦然面对他……她做不到,那么是不是还是将一切摊开来明白说比较好?
 
    这个问题,严希想过不止一次。然而想过这么多次,她只得出一个结论,那就是——严冽只会依然故我。
 
    他不会在乎她怎么想,只在乎他想怎么做。
 
    所以,无论她如何挣扎,如何矛盾,最终只能顺从……否则,便是等待毁灭。
 
    这一晚,两人同床而眠,却一人据守一边,隔的相当远。
 
    第二天,严希很早就起床,为他准备咖啡,然后处理一些工作。严冽在七点准时醒来,严希把咖啡放到他床头。
 
    严冽看着她的衣服,问:“怎么穿成这样?”
 
    严希微怔,低头看看自己,没发现什么不妥。
 
    “小猫,我们是来度假的。”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