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一卷 > 第一百一十七章:残酷的真相(1)

第一卷 - 第一百一十七章:残酷的真相(1)

所属目录:第一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0

 苏重欢和严冽去谈生意,慎言看到严希仍旧没有力气起来,走过去扶了她一把。

 
    “谢谢……”
 
    “抱歉,刚才我失手了。”
 
    严希不无讽刺的轻扯唇。“是我自找的……”
 
    慎言看着她,想说什么,但最终作罢。
 
    她一直没有放弃希望,一直想着严冽的怒气平息,他们还能回到从前……就算她明知已经不可能,但仍然这样盼望,可现在,她有些清醒了。
 
    把她交给苏重欢,去平息她的怒气,听凭她受人欺凌……他不关心她痛不痛,委不委屈,是因为已经不在乎了吧?她再也激不起他一丝一毫的怜惜,他的眼睛再也看不到她的伤心……
 
    看不见的距离,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,到如今,即使他站在她面前,她也已经看不清他的面容……
 
    严希躺在一间人迹罕至的酒吧,孤独的舔着伤口。
 
    身体的疼痛可以忍受,也终将过去,可心上的痛楚却如影随行怎么也摆脱不掉。
 
    她想忘记,所以拼命喝酒。
 
    酒精可以暂时麻醉痛楚,给她一夜安睡。如此不现实的逃避,只因她实在痛苦,再也支撑不下去了……
 
    严希枕着自己的胳膊,看着酒杯底端深深的颜色,让她想起严冽的眼眸。清冽如水,在不经意间令人心生畏惧,但是这双眼睛,每每望着她时,总是温柔……
 
    他是爱她的,对吗?
 
    如果不爱,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深刻的温柔?
 
    他宠她,爱护她,给她从前从未拥有过的一切,给她世间独一无二的宠爱……在那个美丽的海岛,他给了她此生最唯美的浪漫……——
 
    嫁给我。
 
    梦幻般的话语犹在耳畔,闭上眼睛,仿佛能够看到他当时深情的面容……睫毛被濡湿,楚楚颤动,严希眼中的光芒碎裂如尘,难以拼凑复原。
 
    为什么,那么美好的一切会突然间变样?她不强求做他的新娘,只希望他能原谅……为什么,不能再给她一次机会?
 
    严希端起杯子,灌下满满一杯苦水,痛苦的全部吞咽下去。
 
    心里好空,好冷……
 
    她多么希望他能出现,紧紧拥抱她……
 
    就像从前,轻声在她耳畔低语,让她感觉她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女人……
 
    严希一夜未归,早上回来,被正在用餐的严冽堵了个正着。
 
    “你去哪了?”
 
    严希低着头,不说话。
 
    严冽仔细看了她一会儿,眼神中多了一抹怒。“你喝酒了?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严冽放下餐具,起身往外走。
 
    严希怔了怔,唤住他。“我换件衣服……”
 
    “不必。”
 
    严希知道他生气了,追着出去。“昨晚是意外,我保证下次不会……”严冽突然停下,她也跟着停下。
 
    “一个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了的人没有资格跟在我身边。”
 
    严希沉默了一秒钟,低头认错。“对不起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知道的太晚了。”
 
    严希匆忙扯住他的手,却被他甩开。严冽上车,用力甩上车门,吩咐司机开车。
 
    我知道错了……
 
    不要丢下我……
 
    严希在原地站了很久。
 
    心很累,累到提不起力气动,连呼吸都嫌多余。
 
    不知过了多久,地面的影子旁边,多了一个影子。
 
    严希抬起头,看到了严旭东。
 
    严旭东面无表情的看着她,没有同情,没有奚落,但是他的目光却让严希感到分外狼狈。
 
    “现在的一切,是你想要的吗?”
 
    严希的目光闪了闪,没有回答,但是答案……显然易见。
 
    严旭东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,拄着手仗走远。
 
    晚上,严冽回家,管家告诉他,严希一整天都在房里没有吃过东西。严冽沉默了一会儿,上楼去看她。
 
    天黑了,但是房间没有开灯。
 
    严冽在屋里找了一圈,都没有看到她的人,最后把灯打开,才终于发现坐在窗台下面的人。
 
    严希看到他,有几秒钟的怔忡,而后便站了起来,十分拘谨的杵在那儿。
 
    “本恩说你一天没吃饭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严冽脱下外套,扔到床上,扯出一抹笑。“怎么,为苏重华的事跟我赌气?”
 
    “不是……”
 
    “那为什么又喝酒又绝食?”
 
    “我……”
 
    严冽抬起她的下巴,淡凝着她的眼睛。“我不顾你的感受,让你给苏重华道歉,你很伤心么?”
 
    严希避开他探寻的目光,轻摇头。
 
    “你越来越不诚实了,小猫。”严冽俯身吻她,双手环住她的腰身,将她搂到身边——却不料换来她一声痛呼。
 
    严希抚着小腹,强忍疼痛。
 
    严冽微怔,看了她一会儿,伸手掀她的衣服。
 
    蓦然间,严冽的呼吸绷紧,眼神晦暗的可怕。在她的腹间,有一块拳头大的暗紫色淤肿,对映她雪白皮肤,悚目惊心。
 
    严希轻轻推开他的手,把衣服整理好。现在才来关心她的伤,是不是太晚了。
 
    很久,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
 
    严希沉默尚可理解,但是严冽的沉默就有些难以解释。
 
    抱抱她吧……
 
    只要给她一个拥抱,她就有勇气坚守下去……
 
    她不想与他相隔越来越遥远,不想与他针锋相对互相中伤……她只想回到简单的从前,做那个只要看到他就满足的女孩……
 
    严希在心里如此祈盼。
 
    然而,严冽听不到她的心声。或许他明白,但他不愿让她如愿。这是一个离开他无法存活的女人,他可以肆意伤害她,不必担心她会离开。所以,他也不需要回应她的祈盼。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