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一卷 > 第一百一十一章:温存(2)

第一卷 - 第一百一十一章:温存(2)

所属目录:第一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0

 “不是。”

 
    严冽问不到真正答案,忽然有些无趣。他开车离开集团大楼,直接开往严宅。严希看出路线不对,却也没有多问。她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风景,不知不觉走了神。
 
    “花呢?”
 
    严希愣了愣,没有听到他问的什么。“什么?”
 
    “花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她走的太急,落在会议室了。严希小心看了看他的表情,他好像不是很高兴。“我回去拿。”
 
    “不用了。”
 
    严冽突然急打方向盘,在路口转弯。
 
    严希莫明所以的看着他,他今天真的很奇怪。先是送花,然后又说要带她在外面吃饭,亲自开车,而且关心的询问她一些平时根本不会问的问题……
 
    车停在路边的一间花店门口。
 
    严冽下车,让店员包了一束最大的玫瑰花束,拿过来送给她。
 
    “……”严希在发呆。
 
    严冽重新上车,看起来情绪已经平复。“有间新开的意大利餐厅不错,我们去那儿吃。”
 
    之前是看着花发呆,现在……是看着他发呆。
 
    晚餐的味道真的很不错,严希比平时多吃了一些,也因此换来严冽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。
 
    吃完饭,他们一起回家,严希把那束花交给佣人,让她把花插起来,可是严冽却把花抢走,说有别的用处。
 
    很少,也可以说几乎不,严冽从来都不进她的房间。他有需要的时候,她会去他房里,做完之后再离开。可是今天……
 
    进了严希房间后,严冽走进卧室,把玫瑰拆开,散到床上。
 
    严希站在门口,不十分确定的问:“今晚,要在这里过夜吗?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
 
    又是意料之外的答案。
 
    严希压住心头的不安,低声说:“我去放洗澡水。”
 
    “好。”严冽笑,心情很不错的样子。
 
    可是,他的心情越是不错,严希就越紧张。
 
    严希进了浴室,严冽走到床前,看到她在床头摆了一本字典……而且是阿拉伯语。一般来说,女人会在床头摆这个?
 
    严冽坐下,拉开抽屉。
 
    果然不出他所料,里面只有一把枪……
 
    嗯?
 
    严冽看到抽屉最里面放着一个药瓶,拿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水已经放好……”严希看到他在看的东西,声音蓦然消失。
 
    “你一直在服避孕药?”
 
    “嗯……”
 
    严冽把药扔进垃圾桶,朝她走了过来。“这种药对身体不好,不要再吃了。”严冽笑凝着她呆怔的模样,轻抚她的脸。“以后帮我准备安全,套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严希轻点头。
 
    严冽低下身子,亲吻她的唇。
 
    有件事,他一直觉得不可思异,她的身上有一种能够魅惑他的淡淡香气,无论品尝多少次,都觉得不够……
 
    原以为只是一个浅尝即止的亲吻,没想到他吻的越来越深,越来越湿。严希背抵墙壁,衣扣被解至末端那一颗,几乎半裸在他面前。
 
    严冽的吻慢慢向下,托住她的纤腰,亲吻那抹柔软。
 
    “还没有洗澡……”严希太清楚他每个行动所代表的意义——他现在就要她。
 
    “做完一起洗。”严冽口中含着东西,声音模糊不清。
 
    严希虽竭力克制在体内激荡的感觉,却仍是乱了呼吸。“就在这里么……”
 
    “嗯,就在这里。”
 
    严希闭了闭眼,手抚上他的胸膛,帮他宽解衣衫。两人的默契,不需要语言,彼此都清楚,怎么才恰到好处。
 
    严冽缓缓进入她,凝着她隐忍的表情,下腹越发渴望的疼痛。“怎么做这么次,你还是这么紧……”
 
    严希闭着眼睛,不舒服的轻摇着头。
 
    严冽本想给她时间再适应一会儿,可是她下意识的收缩却像一种催促,将他的理智烧毁。“小猫,我要动了……”
 
    “嗯……”
 
    严冽低头,咬住那枚挺立的小珠,突然爆发狂野的力量,奋力向前刺动。严希无助的攀着他的肩,无法忍耐那份要把人逼疯的快,感,在他胸前用力咬了下去——
 
    “真是一只小野猫。”严冽的声音中难掩笑意。
 
    严希不愿被他取笑,松了口,却发出悠荡的低吟。
 
    “嗯,声音也像极了……”严冽深叹出一口气,复又将速度加快,她意乱情迷的轻吟是最好的催,情剂。
 
    饶是严希这样好的体力,与他酣战一小时,仍觉力不从心。
 
    严希房间里的浴缸不偌严冽房里的大,两个人挤在一起,没有可以保持距离的间隙,所以,只能听凭身体贴靠在一起。
 
    “这里怎么有道伤疤?”严冽碰着她背后一个位置,不悦的蹙起眉。
 
    严希看不到背后,而且也不在意。“不记得了。”
 
    严冽为她淡然的语气很不高兴。女人爱惜自己的身体应该像爱惜生命一样,可是她竟一点也不在乎。“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很丑?”
 
    严希心里一刺,眼底映着深不见底的悲戚。
 
    其实严冽也知道,每次有任务,她总是抢在最前面,做危险的事,几次差点丢掉性命,受伤不过是小事。
 
    他希望他的小猫无忧无虑,在他的呵护下平平静静度过这一生,但那终究只是一个幻想。她为自己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,她会坚强的走下去,而他,只会静观,不会插手。
 
    她会怪他无情,怪他残忍吗?
 
    “沈醉那儿应该有去疤的药,让她想想办法,对着一个满身伤疤的女人,只会让男人败兴。”
 
    他不仅嫌弃她的不洁,连她的身体也开始厌倦了……
 
    严希的头低了几分,这个角度,严冽不会看到她的表情。“我会小心。”
 
    满床的玫瑰,艳丽而妩媚,却让她联想到枯萎与破败。
 
    严希想起她和严冽的初夜,想起他在发现她非**之后绝然离去的身影,那是她美梦的终点,恶梦的开始,延续至今。
 
    如果那一次,她呈现给他的是完壁之身,是否,他们会有不同的结果……他承诺过的婚礼,洁白的婚纱,闪耀的戒指……她会不会拥有一个令世人羡慕,嫉妒到发狂的幸福婚姻……
 
    如今,这些她只能在梦里想想。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