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不要弄疼我 > 第一卷 > 第一百零六章:原形毕露

第一卷 - 第一百零六章:原形毕露

所属目录:第一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30

 严冽看着她神色间的变化,微微一笑,抬起手,轻抚她的脸颊,眼中的光芒分外轻柔。"在你心里,我是那么坏的人么?"

 
    严希急忙摇头。
 
    "所以,你是相信我的。"
 
    "相信……"
 
    严冽的手向下移,改为托起她的下巴。"那么,你认为你对我而言,是什么样的存在?"
 
    严希愣住。
 
    要她……回答么……
 
    "如果不是我养的宠物,你以为你是什么?"严冽低笑出声,这个问题,他原本就不指望她回答。
 
    严希的心,因他这一笑,沉到谷底。
 
    "小猫,是不是时间过去太久,你的记忆出了问题?"严冽似笑非笑的睨着她,笑意中有着不容错辨的讽刺。"当初我买你回来,是为了什么?"
 
    是为了什么。
 
    严希忽然间清醒了。
 
    不是她的记忆出问题,而是他的态度让她模糊了自己的定位……他给她的名字是小猫,一只宠物,那就是他买下她的用意……
 
    "为什么你会为这件事震惊,一副我将你狠心抛弃的样子?"严冽笑着,拨弄着她的发丝,眼神那般漫不经心。"狄奥真是太爱管闲事了,但是你应该好好感谢他。"
 
    严冽欺近她身边,**她的耳垂,轻舔。"要不是他,今天你就死在那儿了……"
 
    严希僵住不动,不止心冷,整个身体都仿佛陷入冰窖。
 
    "不过我并不希望见到那样,毕竟在你身上我花了那么多的心思,你要是死掉会让我少很多乐趣。"严冽轻扯她胸前扣子,轻扯唇,几分冷,几分狠。"去洗澡,然后上床等我……今晚我要你。"
 
    是真的。
 
    她所害怕的……
 
    严希看着他走出去,看着房门关闭,仍未有太多实感。
 
    是,她已经知道,他是怎样看待她的了。但是这个事实,对她来说……怎么才能接受?
 
    严希不懂严冽,这辈子都不会懂他。
 
    以前种种都像是做了一场梦,他对她的温柔,对她的宠爱,所有她曾经以为是真的一切,一夕之间,全部颠覆。虽然她仍有很多疑惑,但她没有质问他的权利,唯一能做的,就是接受这个现实。
 
    严冽对她还好,至少,他允许她留在他身边,不再提赶她走的事,甚至,他们比从前更加亲密,几乎形影不离。
 
    集团的工作,严冽为她安排了四位助理来分担,她只需要代他行使决策权,不必再事事亲为。取而代之的,她时刻跟在他身边,作为秘书,也是作为护卫,帮他处理军,火生意方面的工作,并且兼做他的床伴。
 
    可能在别人眼中,她和严冽亲密的像是一个人,但是只有她明白,这种看似紧密的关系,实则有多么遥远。
 
    如无意外,严冽每天晚上都会要她,即使在她每个月不方便的几天,他也会要求她用其他方式帮他解决生理的需要。按说,没有一个人可以与他如此亲密,她是仅有的一个,能够享受到这样的待遇,但是,她和他之间完全没有交流。
 
    除了公事,他们没有任何可以交谈的话题,没有一句关心,甚至连问候也可以省略……就算在身体紧密结合的时刻,也安静的没有声音。
 
    她就好像他拥有的一件器物,在他有需要的时候供他使用,使用完后就回归原位,不需要过问她的感受……
 
    她不知道这一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,每当他用冷漠的表情抱她时,她的心都会枯萎一次,身体的热度不能取代心间的寒冷,她不再感觉到身体的疼痛,心却是一次痛过一次,而她无力改变。
 
    她努力逼自己麻木,不再为这份煎熬苦恼,因为这是她想要留在他身边必须付出的代价。
 
    无数次,她告诉自己,痛苦是暂时的,总有一天她会习惯,会熬过去……可她习惯了他的冷漠,却习惯不了心痛,尽管痛感不再尖锐,却渗入骨髓,变成身体的一部分,甚至在呼吸时,都能感觉到那份痛……
 
    严希端着咖啡进屋,看到严冽坐起,加快脚步走过去,把咖啡放在床头的柜子上,然后去帮他搭配今天要穿的衣服。
 
    严冽端起咖啡,很满意咖啡的香气。"奥路菲的演奏会准备的怎么样了?"
 
    严希拿下一件衬衣,转身说道:"场地和设计都安排妥当了,只剩一些小细节还没有完成,这个周五之前我会处理好。"
 
    "难得他来纽约演奏,不要出差错。"严冽喝了一口,把杯子放下。
 
    "是。"严希拿着衣服走过去。
 
    "老爷子会去吗?"
 
    "嗯,严先生答应了。"严希把衬衣展开,递到他身后。
 
    严冽侧身穿袖子,顺便看了她一眼。"你说服了他?"
 
    严希眼眸低垂。
 
    "我没责怪你,不用这么紧张。"严冽穿上衣服,严希绕到他前面,帮他系扣子。严冽低头看着她,轻笑。"你和我越来越疏远,反倒跟他亲近起来。我听本恩说,就连他不肯去医院定期检查,也是你用绝食的方式威胁才肯去。"严冽挑起她的下巴,似笑非笑。"怎么不见你用绝食来威胁我?"
 
    严希被迫看着他。"你不会接受这么幼稚的威胁。"
 
    "所以,连对我撒娇的意愿都省了。"
 
    "我没有对你撒娇的资格。"
 
    严冽听她这么说,微微一笑,圈住她的腰,把她搂近。"对主人撒骄也是宠物的职责,你对我又恭敬又谨慎,完全失去了宠物应有的可爱模样。"
 
    "时间不早了,今天上午还要与白宫官员会面,我们不能迟到。"
 
    严冽看着她的眼神少了几分趣意,冷峻而危险。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不要弄疼我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.zongcaibuyaonongtengwo.net/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